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意的河流:常作印博客

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

 
 
 

日志

 
 
关于我

常作印,全国优秀班主任,全国十佳教改新星,全国优秀语文教师,全国中学语文优质课竞赛一等奖得主,全国教育科学“九五”科研成果奖获得者。原河南省名师、教师教育专家、教学标兵、学术技术带头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十大教育新闻人物、最具影响力教师十佳教师。系《班主任》《教师博览》《新语文学习》等杂志封面人物,中国教师报、教育时报、语文学习报等报刊重点推介名师。曾在安阳任教十多年,后被北京市人才引进。先后出版《不做庸师》等著作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赫鲁晓夫的细腻  

2012-10-06 22:20:45|  分类: 政史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赫鲁晓夫的细腻

2012-07-10 13:50:27 来源:大公网   
字体: [大] [中] [小]

赫鲁晓夫的细腻 - 常作印 - 诗意的河流:常作印教育博客

赫鲁晓夫

  文/朱大路

  赫鲁晓夫此公,被世人评价为「头顶最秃,胆子最大。」他行事喜欢大刀阔斧,线条常常有些粗疏。但在《赫鲁晓夫回忆录》的第三十六章,我却读到了两个字:细腻。

  先说年轻的苏联钢琴家阿什克纳济。他演奏出色,得过大奖。老婆是个英国人,不肯去苏联,而他们夫妻关系很好,还有孩子。于是,阿什克纳济来到伦敦的苏联大使馆,问怎么办。赫鲁晓夫听到下属汇报后,明确提出:「我们给他发放一个国外护照吧,期限他想要多久就多久。他有了这个护照,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来苏联。这是唯一明智的做法。如果我们强行要他回国,他大概就不回来了。他并不反苏,可是我们却硬要人为地把他变成一个反苏的人,因为如果他不听从我们的意愿,那就会将自己与苏联政府对立起来。马上就会有评论家和解释者煽动他的反苏情绪,干吗我们要逼出这样的人呢?如果他住在伦敦,常常回来开音乐会,那又能出什么事呢?他是一位音乐家,自由职业者,他仍将在自己祖国的音乐会上演出,始终是苏联的公民。」

  一举两得:既保护了阿什克纳济的清白名声,又维护了其家庭——赫鲁晓夫退休三年后,仍在为自己当年的决定感到自豪。每逢阿什克纳济到莫斯科演出,他就打开收音机,凝神聆听。此时的欣慰心情,可以想见。

  还有一例,是著名钢琴家里希特。文化部长福尔采娃报告说,有关部门反对里希特出国,因为其母亲住在西德,出去后可能不回来。赫鲁晓夫认为,如果失去这位大钢琴家,将是国家的损失,但还是决定:「让他去吧。」有人又要求里希特别去西德。赫鲁晓夫说——

  「要是在他被迫做出保证不去西德与母亲会面之后,才让他跨出我们的国门,那真是再也没有比这更愚蠢的做法了。恰恰相反,应当劝劝他:『你这么多年没见过母亲了,去和她见见面吧。』不要让他感到我们反对这种事情。」

  人性的关怀,起了温暖的效应。里希特到西德见了母亲后,如期回国。

 第三例,是芭蕾舞女演员普利谢茨卡娅。她舞姿优美,国内首屈一指。但出国演出,总没有份,理由是她不可靠,有「一去不复返」之嫌疑。有一次,芭蕾舞团又要出国演出,普利谢茨卡娅给赫鲁晓夫写了长信,说她是爱国者,对她不被信任感到委屈,希望相信她的人品。赫鲁晓夫将此信复印,让党中央主席团全体成员传阅,并建议让她出国演出。有人还是不放心。赫鲁晓夫表示:「她说了,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我相信她的话。缺少信任就无法生活。即使她写的不是实话,只不过是为了脱身,好吧,那也没什么,我们能担当。」

  结果呢,普利谢茨卡娅出国演出后,载誉归来,为苏联芭蕾舞艺术争了光。

  赫鲁晓夫认为,如果当初扣住普利谢茨卡娅不放,就可能毁掉她,或者把她变成反苏分子。为此,他强调说:「最脆弱的东西就是一个人的心理,所以应当加以呵护,不能让它受到伤害。漫不经心的一步就可能使一个人失去自制力,结果成为一生中决定命运的一步。我为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而骄傲。」

  斯大林的女儿斯韦特兰娜,又是一例。赫鲁晓夫对她在特殊家庭里的坎坷命运以及不幸婚姻,深表同情;而对她离开祖国,向外国寻求帮助,给西方的造谣生事提供口实,则认为是「一种无可辩解的愚蠢行为」,予以谴责。但他认为,如果当初换一种方式对待她,可能事情就不会像后来那样糟糕。他假设说:「在她到大使馆去说她需要在印度逗留两三个月的时候,应该这样回答她:『斯韦特兰娜.约瑟福夫娜,干吗才三个月呢?您办个为期两三年的签证好啦。您也可以领取长期有效的签证,一直住在这里。到您想回的时候,再回苏联好了。』应当给她以选择的自由,从而让她精神上坚强起来,表明她是受到信任的。」

  当然,斯韦特兰娜最终选择在美国度过余生——那已是赫鲁晓夫去世十多年后的事了。

  政治上信任,选择上自由。但即使这样,也会出现辜负信任的情形。苏联当时有两亿多人口,赫鲁晓夫认为:「其中当然既有纯洁的人,也有不纯洁的人……不纯洁的人一旦浮出水面,他们必将被浪涛冲离我们的海岸。让他们随波逐流去好了。」「我认为应当向苏联公民提供按照自己意愿选择居住地的机会,这样的时机已经到了。」

  赫鲁晓夫的细腻,在于懂一点人的心理,有一点人情味。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严峻保守的氛围下,有如此开放的眼光,宽容的眼光,关注人性的眼光,实属不易。当年我们视「人性」为「修正主义货色」,批之惟恐不力。现在想想,有点傻。实际上,政治与人性,不是对立的;「人性」这东西,拿捏得好,会让政治充满人情味,从而赢得民心、融入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