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意的河流:常作印博客

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

 
 
 

日志

 
 
关于我

常作印,全国优秀班主任,全国十佳教改新星,全国优秀语文教师,全国中学语文优质课竞赛一等奖得主,全国教育科学“九五”科研成果奖获得者。原河南省名师、教师教育专家、教学标兵、学术技术带头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十大教育新闻人物、最具影响力教师十佳教师。系《班主任》《教师博览》《新语文学习》等杂志封面人物,中国教师报、教育时报、语文学习报等报刊重点推介名师。曾在安阳任教十多年,后被北京市人才引进。先后出版《不做庸师》等著作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章秋农:再说慎言“国学大师”  

2012-10-05 22:44:35|  分类: 语教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章秋农:再说慎言“国学大师”

2005年12月16日23:32人民网   章秋农

章秋农 书法家

关于“国学大师”的话题,已有好多人说过了,但我总觉意犹未尽,还有一点意思想要说一说。

国学实指汉学,是通过典籍传播的中国文化的精髓,是在中国历代的典籍中积淀的历史经验与教训。惨痛的是随着20世纪国学多次被否定、歪曲,乃至断裂,国学已鲜为人知,或被许多公封或私封的“国学大师”称号所搅乱而知之不确。更不知国学必须通过典籍传播。

须知国学的根基是小学、章句之学,不通文字与章句之学,无由接触典籍。

中华民族是一个早熟的民族,早熟即指文化早熟。先秦时代中华文化已极博大精深灿烂,五经已备,诸子百家争鸣,是人性之花开得最盛最美的时代,是中国人的个性最为高扬的时代,所留下的典籍已建起国学的辉煌殿堂,后世任是天才之辈,亦不过添砖加瓦而已。后世不论人和文两方面都已失去产生原典的土壤与环境,只有学习、探讨、修补,甚则稀释、歪曲、利用而已。

因此,所谓“国学大师”必须以博通、精研先秦时代的原典为前提。又必须:

一、在其中某一领域有原创性成果。

二、精通小学,于古文辞(各体式)、古体诗近体诗词能自由挥洒,出色当行,方能对典籍有真正的赏会能力。

若20世纪之国学大师,则还必须加上条件三:能汲取外来之学说,而不忘民族之本位,中西兼通,而又以传统文化为其治学指归。

依以上条件,可称文豪者,不一定可称国学大师;诗圣、诗仙亦然。

时至现代,凡研究先秦以后的文化学者,任是成就卓著,也不得以国学大师称之,试问:可有对研究唐诗宋词、明清小说的称为国学大师者?章太炎、王国维、马一浮是公认的国学大师。陈寅恪,人称史学大师;吴梅,人称曲学大师;夏承焘,人称词学大师;吕叔湘、王力,人称语言学大师。我当时求学的杭州大学中文系,有姜亮夫、夏承焘、王焕镳、任铭善、陆维钊、胡士滢、蒋礼鸿诸师,均为一流学者,其中惟亮夫先生逝世时,杭大讣告称“国学大师”,可谓实至名归。先生为王国维、章太炎弟子,精通小学,著有《夏殷民族考》,又有皇皇巨著《楚辞通故》,先生亲对我言,其毕生心血在此一书,所考证楚辞中名物之周,使同代人不能望其项背,非博通与精研先秦典籍者不办;又学贯中西,留法治考古学,辑敦煌文献,为敦煌学创始人之一。

郭沫若亦足称国学大师,著有《青铜时代》、《十批判书》,皆大气磅礴,具原创性(亦有称其欠缜密者,然瑕不掩瑜——笔者);精研甲骨文字,郭鼎堂与罗雪堂、王观堂、董彦堂,并称“四堂”。学贯中西,译有号称难解之德国大诗人歌德巨著《浮士德》,郭氏固非社会活动家已也。

钱钟书是我国最后逝世的一位国学大师,自此以往,大师已矣!

今年(按指去年——编者)6月30日,北师大中文系教授、书法家启功先生逝世,新华社电讯称为“国学大师”,书法界一哄而上,齐以“大师”呼唱,一浪高过一浪,似歌颂,更似声讨。一个好端端的有品格、有学养,厚道虚心的谦谦君子,死后竟得如此差派、作践,启功先生若地下有知,必以其固有幽默高喊:“饶了我吧!”这实在是书法界集体无知状态之大暴露。启功先生著作俱在,岂可随意冠以“国学大师”称号?

另外,大师也很少见于官封。汉时,讲经者称大师;又,佛教净土宗高僧,死后方称大师。若官封大师,解放后仅有京剧演员梅兰芳、周信芳有冠以大师称号的纪念活动。“文革”后,美术界的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亦被称为中国画大师。又,“工艺美术大师”、“中国象棋大师”,倒是官封。仅此而已。

学术界称“宗师”则更难。明项穆《书法雅言》称王羲之为“正宗”,是特指。现代,惟武术界有“一代宗师”之称,如杨式太极拳门派称杨澄甫为“一代宗师”,吴式太极拳门派称吴鉴泉为“一代宗师”等。若学术界之“一代宗师”,鄙见以为其人文精神品格为一代人所宗仰,以其难学,令人生高山仰止之感,现代实仅鲁迅先生一人而已。此是仰慕对象,不是学习对象。学习对象,比如雷锋,能称“一代宗师”吗?

若问此后是否还能培养出国学大师?我的回答是:否。根据是:

一、当今,生活节奏快速,过去那样的读书时代已基本结束;

二、国学原典太厚太重,已远远超出一般青少年的承载力,最多以报章杂志出身,略懂皮毛而已,何能造就大师;

3、当代年轻人多已丢失“沉潜”二字,即使在应用科学上可以苦战攻下难关,但面对巨大的传统文化典籍,心生畏惧疑虑,难以静下心来细细研磨。

即以本人言之,身为中文、书法教授,博导,同辈中不算次品,年近七旬,学问还不及上世纪五十年代业师蒋礼鸿讲师什一;读业师姜亮夫《楚辞通故》,眼花缭乱,不能全懂,望洋兴叹。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目不暇接,累。我甚至怀疑,那么多称赞陈先生的人中,究竟有几位读过陈氏的原著。

为了“振兴”国学,私塾复活,提倡自幼诵经,并上镜头:小小学子,一一正襟危坐书桌后,执教者身着古装道袍。看了令人失笑,更使人大失所望。我想,最好请一个宋朝人来教吧。

有青年人请我开国学书目,我说:你去看张之洞《书目答问》吧。我开无用,主要是你没有时间。我自己当年点《说文解字注》,用了3年,你现在6年都不够;我用半年读《尔雅正义》,估计不出你要读多久。主要的是现时的气氛变了。现在的青年,如能精读王力先生主编的《古代汉语》,已很不错。如能出一些确有真才实学的国学专家,更是大幸。“国学大师”,则无望矣。(文汇报)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