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意的河流:常作印博客

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

 
 
 

日志

 
 
关于我

常作印,全国优秀班主任,全国十佳教改新星,全国优秀语文教师,全国中学语文优质课竞赛一等奖得主,全国教育科学“九五”科研成果奖获得者。原河南省名师、教师教育专家、教学标兵、学术技术带头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十大教育新闻人物、最具影响力教师十佳教师。系《班主任》《教师博览》《新语文学习》等杂志封面人物,中国教师报、教育时报、语文学习报等报刊重点推介名师。曾在安阳任教十多年,后被北京市人才引进。先后出版《不做庸师》等著作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转】《最后一课》:都德没有错  

2012-10-03 21:06:58|  分类: 语教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一课:都德没有错2011-02-26 20:21

http://tieba.baidu.com/p/1850471131


近年看到很多文章和帖子都在指责最后一课的作者都德颠倒历史黑白等等,说阿尔萨斯人是德国人,甚至要求将最后一课移出小学语文课本。典型例子有财信网王思锦的博客(了解片面类)和bd百科里最后一课词条最后部分对都德的指责(情感倾向德国类)。摘抄后者如下:

《最后一课》颠倒历史黑白 阿尔萨斯省在当时绝大部分居民都是说德语方言的,法语人口大约占5%,阿尔萨斯地区在过去长期属于德意志地区,是德意诸邦国的一部分。直到1648年,才成为法国的“非正式保护国”。直到路易十四时 期,法国侵占斯特拉斯堡,这才确立了对此地的正式统治,但阿尔萨斯依旧获得自治的独特地位。1871年,法国战败后,阿尔萨斯被划归为德 国。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战德国战败,该地区又划归法国。一直到今天,该地区绝大部分人依然说德语,很少说法语。 《最后一课》作者颠倒“阿尔萨斯省在当时绝大部分居民都是说德语方言的,法语人口大约占5%”这个历史事实,故意夸大刻画成阿尔萨斯省人民是亡国奴;其次,阿尔萨斯--洛林大省属于传统的德意志地区,被法国侵占,1871年,法国为阻碍德国统一,悍然发动了对普鲁士的侵略战争,但事与愿违,法国惨败,德国转入反攻,占领巴黎近郊,在凡尔赛宫宣布德国成立,迫使法国割让阿尔萨斯和洛林两个钢铁产区,成功收复被法国侵占的国土,而作者却颠倒历史事实,将首先挑起战争的法国说成受害者。 据英国《不列颠百科全书》第一卷245页记载——“一战后,法国政丯府企图同化该地,特别是企图用国立学校取代当地传统的教会学校,并禁止德文报纸出版(德语是当地75%居民使用的书面语)”。后果是:“阿尔萨斯自治运动蓬勃发展,寻求在法兰西共和国内自治。”后来法国政丯府放弃了这些文化同化的措施,自治运 动才停歇。 1871年,阿尔萨斯有人口150万。其中也的确夹杂着说法语的5万人口。法国战败后,那5万人后来多数迁移到了法国。而且许多法国人不知道都德是谁。

我认为,这些都是没有依据和妄下断言的,它通过截取部分事实、混淆概念来让读者相信”阿尔萨斯本应是德国的“这一点。而事实上阿尔萨斯在1870年自认为是法国人是很清楚地。我会在本文里详细说明。

最后一课是都德的一篇短篇即兴小说,在文学上价值并不卓越,因此在法国没什么影响。但其所宣传的爱国主义精神用于中国小学课本我认为是很有教育作用的。对于这篇文章持批评意见者有两种:对希特勒狂热崇拜的中国青少年和一些了解一些历史情况但又并不真正了解的。

攻击者的主要理由如摘抄所述有:

1、阿尔萨斯说德语,法语人口很少

2、法国挑起战争,有罪(日本也曾说中国挑起战争,事实上普法战争是由俾斯麦修改电报直接引起,战争几乎全部在法国进行)

3、德国占据阿尔萨斯和洛林是收复失地。(事实上阿尔萨斯加入法国时还没有德国,普鲁士也从未拥有过阿尔萨斯)

4、一战后法国采取同化措施,导致阿尔萨斯自治运动(所谓同化是取消标准德语的教学,而自治运动则是二战后开始的)

为了辨清这个问题,我详细介绍一下阿尔萨斯人和他们的语言。

首先,阿尔萨斯人的语言阿尔萨斯语和德语两个概念是不等同的。
德语是一门多中心语言,标准德语和德语方言之间差距比较大甚至有时候完全无法沟通。阿尔萨斯语所属的阿勒曼尼方言虽说是方言,但以德语为母语的人要理解阿勒曼尼语、跟阿勒曼尼语的使用者沟通,可能会有困难,尤其是要理解阿勒曼尼语的南部方言。因此一些语言学者考虑到理解和沟通方面的问题,也为了区分不同的语言和方言,把阿勒曼尼语单独看作一种语言。比如美国国际语言暑期学院(SIL International)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就把阿勒曼尼语当作一种独立的语言来看待,并为其定义了国际标准规范(即ISO 639)的独立编码。阿勒曼尼语本身也包括各种方言,而且在说阿勒曼尼语的人之间也可能因为地域不同而引起不同程度的沟通问题,因此有些本属阿勒曼尼语的语言会渐渐独立,例如施瓦本语(Schw?bisch)就从南阿勒曼尼语中脱离出来。(本段摘自维丯基百科)

举例:高地德语/标准德语(Hochdeutsch)
Mutter: Warst du auf dem Markt einkaufen?
Fritzchen: Ja, ich habe drei Kilogramm Kartoffeln, 250g Butter, ein Glas Johannisbeer-Marmelade und eine Packung Spaghetti gekauft.

南巴登语(Südbadisch)

D`Müder: Bisch uff'm M?rt go iigchaufe gsi?
S`Fritzle: Joo, ich ha drei Kilo Grumbiire, ? halbs Pfund Angge, ? Glaas Zanderle-Guez?le un ? P?ckli Schbageddi gchauft.

中译

老娘:你到市场买了东西吗?
小滑头:对,我买了三公斤马铃薯、250克牛油、一瓶蓝莓酱、一包意大利粉。

由例子可以看出不仅用词,连语法都有差别,沟通起来有困难。南巴登语尚且如此,可以想见法语化的阿尔萨斯语和德语差别会有多大。

阿尔萨斯语最初也是一门阿勒曼尼方言,与对岸的巴登、士瓦本地区的方言相似。阿尔萨斯被法国统治之后法语对阿尔萨斯语产生了巨大影响,这种影响不仅体现在词汇上,也体现在细微发音和拼写上。法语化了的阿尔萨斯语与德语之间直接沟通比较困难,以至于很容易让普通人把德语当成一门外语。

总而言之,阿尔萨斯语不仅和德语不是一回事,而且之间的差别已经超越了方言和标准语的的差别。

当然,阿尔萨斯语只是老百姓的口语,当地流通的标准语言在不同时期不同。
1646年以前阿尔萨斯是神圣罗马帝国的领土,由本地教会和贵族统治。1646年法国占据了该省的大部分,1681年又占有斯特拉斯堡,自此开始至今法国对阿尔萨斯的统治只有1870~1917和1940~1944共51年的中断。

在法国统治之初,法语并没有成为这个省份的流通语言,该省在法国一直是个特殊省份,文化上和经济上依然依赖对岸的巴登佛滕堡地区和邻近的莱茵地区(注意:不是德国)。

因此从1646到1789年的一百多年里阿尔萨斯的法兰西化比较缓慢,只限制在上层阶级。但1789年的法国大革丯命带来了许多不同,阿尔萨斯人在大革丯命期间十分活跃,加强了巴黎和这个省份之间的向心力。更重要的是,大革丯命使得法国成为了一个近代民族国家,封建制度(其代表是领地观念而非国土观念)被打破,阿尔萨斯真正成为法国的一部分而不是法王的领地。随着革丯命势力的闯入以及与其他地区经济来往的频繁使得阿尔萨斯在文化上开始迅速地法兰西化(嗜葡萄酒可能就是那时开始的),随后人口增长造成的工作机会缺乏促进了对法国的依赖。

1789年到1870年持续超过三代人的强烈法兰西化表现在:
1德语姓氏保留但很多采用法语写法

2人们多起法语名字

3葡萄酒的大量消费对白酒产生挤压

4法语不再仅仅是政丯府语言,开始成为学校教学语言,这个时期识字率的增加推动了法语的普及

5商业流通使许多法语区居民移居阿尔萨斯,这大大提高了阿尔萨斯法语日常使用频率,当然这也带来了洛林方言

6法兰西民族国家在政治和情感上对阿尔萨斯普通百姓产生了巨大向心力,与之相对的是对岸的德语邦国仍然在封建领主的统治之下,也从来没有产生过德国民族国家,这造成了阿尔萨斯对德语区政权感情上的疏远和陌生

7饮食法兰西化,产生远远多于德语区的菜肴

8没有像其他传统德语地区一样流通标准德语(路德版),而是流通标准法语。(流通代表普及,比如普通话)

这些对法国的归属感造成了1870年普法战争战败后约10到13万阿尔萨斯人选择维持法国人身份逃到法国,这个数目约占阿尔萨斯总人口的7%~8%,其中有5万法语移民很可能大多数也统计在逃难的人群中。这个比例相比其他亡国难民来说也相当可观,可以反映出阿尔萨斯人的民族情感。

在这个背景下都德创造了最后一课这个故事,故事内容是非常符合历史事实的。文中小佛朗士学法语时也认为法语的分词很难,而且韩麦尔先生让他“用法语说出来”,这表明作者对阿尔萨斯人民族的特殊性还是了解的。另一个支持这一点的细节是小佛朗士说:“现在那些家伙就有理由对我们说了:‘怎么?你们还自己说是法国人呢,你们连自己的语言都不会说,不会写!’…不过,可怜的小弗朗茨,也并不是你一个人的过错,我们大家都有许多地方应该责备自己呢。” 这说明法语在阿尔萨斯并不是民间口语,而只是正式流通语言,地位相当于标准德语在瑞士。这一点成为德国人试图占有阿尔萨斯的依据。作者很清楚当时的这些常识,没有什么掩盖事实混淆是非的行为。

如果当时的这些证据还不够具体形象令人深刻的话,那么德国统治期间及之后发生的一些事则众所周知,足以证明阿尔萨斯的国家归属是怎样的。
1、从1871年开始德国强迫阿尔萨斯学校只能教德语,这招致阿尔萨斯人的反抗,代表主流社会的中老年人仍然熟练使用法语并对法国的民丯主社会(与之相对的是德国的军国主义社会)怀有向往。阿尔萨斯人的努力终于使德国允许阿尔萨斯在1911年部分自治甚至获得自己的国旗国歌,这否定了阿尔萨斯对德国有归属感。
2、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为避免同胞相残,许多阿尔萨斯人选择加入海军(德国是义务兵制),并参与海军叛乱。
3、1918年法国正式收复阿尔萨斯,阿尔萨斯民众热烈欢迎法军到来,这和1870年对普军的仇视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在经历了40多年的德国化之后,亲疏依然显而易见。
4、1940年开始纳粹统治该地后当地人不仅歧视占领者,采取不合作,而且还积极参与法国地下游击队,当然这也和纳粹强行征召士兵有关。

这些事实有力说明了阿尔萨斯人即便在经过德意志帝国统治同化之后依然对法国有强烈的归属感。

二战后法国为了防止德国再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强硬实施法语政策,试图使法语升格为口语母语,彻底同化阿尔萨斯人。这招致了阿尔萨斯人的强烈反对,最终导致了民族主义运动,不过这些民族主义运动的目的在于保存阿尔萨斯语,最极端也不过是寻求自治(成为另一个卢森堡),并未考虑德国。这些民族主义情感很容易对外国人产生误导,认为阿尔萨斯人从17世纪以来就一直反抗法国统治和强加的法语。

今天阿尔萨斯地方上阿尔萨斯语地位仍然是方言,法语是类似于普通话一类的存在,德语在学校是外语。
指责都德这件事虽小,而且跟我们中国人关系很遥远,但真理不在乎大小,不辩不明。当年对高句丽问题的漠视导致韩国大肆猖獗的事就很说明问题。我不希望因为三人成虎最终导致都德的文章在小学课堂里也引起争议最终误导我们的孩子,甚至让”元首万岁“之类的东西玷污校园。
顺便本人再补一句:阿尔萨斯和洛林地区,这个地方原本是在法兰克分裂时分给小儿子洛泰尔的,这也是洛林(德语称“罗夫林根”)一词的来源,这里说德语的确实比说法语的多 ,但是该地区居民普遍信仰天主教,加上普鲁士-德国当局的管理(发生过军人枪杀平民的事件,而且德国准备在战后把阿尔萨斯并入普鲁士,洛林并入巴伐利亚,压榨这里的自主权)问题,这一地区在德占期间人心一直更加倾向于法国:一战期间有3.8万人加入德军,开小差率远超其他地区,而且更多的居民选择越过边境投奔法军...
【转】《最后一课》:都德没有错 - 常作印 - 诗意的河流:常作印教育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