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意的河流:常作印博客

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

 
 
 

日志

 
 
关于我

常作印,全国优秀班主任,全国十佳教改新星,全国优秀语文教师,全国中学语文优质课竞赛一等奖得主,全国教育科学“九五”科研成果奖获得者。原河南省名师、教师教育专家、教学标兵、学术技术带头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十大教育新闻人物、最具影响力教师十佳教师。系《班主任》《教师博览》《新语文学习》等杂志封面人物,中国教师报、教育时报、语文学习报等报刊重点推介名师。曾在安阳任教十多年,后被北京市人才引进。先后出版《不做庸师》等著作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郑州历史】郑县:铁路上的芝加哥  

2012-08-09 21:09:11|  分类: 政史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郑州历史】郑县:铁路上的芝加哥

http://group.henan.sina.com.cn/1300941/thread-25208.html

作者:佚名

每个地方都有它自己的传奇,芝加哥有,郑县也有。
 
一个“怪物”尖叫着,沿着两道铁轨的尽头奔驰而来,头顶上一溜烟雾喷向天空。不一会儿,响声震耳欲聋,大地不住地颤动,郑县站台上,留着辫子的男人和裹着小脚的女人惊愕得张大了嘴巴,瞬间化为一片“木桩”。这是1904年春天,火车轮子第一次亲吻郑县大地。以前只见过马车、牛车的郑县百姓纷纷扶老携幼,涌出古城西门,走过麦地、坟场和沟壑,来到古城西南郊外的火车站,“争睹燃汽之火车,皆惊叹,谓之庞然大物也”。
 
隔着沧海桑田的100年,我们已经很难了解,当第一列火车驶来时,郑县人的内心受到了什么样的震动。上个世纪初,郑县不过是生活在省会开封身影下的一个普通县城,他们谈论火车有些年头了,六七年来,铁路从汉口渐次铺向郑县,必定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重要话题,当想象和期待数年之后,火车骤然间轰隆隆开到家门口的时候,这必定是郑县轰动一时的大事。郑县的崛起和开封的一蹶不振,也许是近现代中原城市格局最为显眼的变化,一条铁路改变了郑县的历史。
 
京汉铁路当初为什么放弃了河南的省城,而选择了一座百里外的县城?有人想当然地认为,郑州肯定是处在北京到武汉的直线上。但现实是:处在北京到武汉直线上的,是开封而不是郑州!
 
张之洞,一个小个子大胡子、“遇事敢为大言”的河北南皮人,被孙中山誉为“不言革命的大革命家”,是他改变了郑州和开封这两座城市百年的命运。
 
1864年,一位英国铁路工程师来到中国四处游说,建议清政府以汉口为中心修筑四条铁路:东到上海,南达广州,西经四川、云南通印度,北经河南到北京。也就是以汉口为枢纽,建立中国的大十字铁路干线。可惜这位工程师来得太早了点,那时清政府还没有接受铁路,根本不可能考虑如此庞大的设想。
 
此后,李鸿章、左宗棠、康有为、曾纪泽、薛福成、马建忠、刘铭传等人先后提出自己的设想。1878年,薛福成在《创开中国铁路议》中提出,应该以北京为中心修筑三条干线:向西到太原,向南通开封,向东南达清江浦(今江苏淮安)。然后由清江浦向南连接苏、皖、赣,以至浙、闽、广。刘铭传在他那篇著名的奏章中,则认为中国的“要路”应以北京为中心修筑:向南两条,一经山东到清江浦,一经河南到汉口;向北一条通盛京,向西一条连接甘肃。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清江浦这个名字了,但在火车时代来临之前,这个地方可是中国最为重要的交通枢纽。清江浦坐落在南北交通主干线——京杭运河与淮河的交汇处。淮河以南是水乡,运河水深岸阔,而淮河以北的运河则水浅河窄,一般只行漕船。旅客商贩们,北上的要坐船到清江换马车起旱,南下也要到清江改走水路,因此明清时的清江是“南船北马”、“北辕南楫”的交会之所,是全国最大的水陆码头,有“九省通衢”之称。同时这里也是漕运中心,明清时的漕运总督均驻于此,是漕运的总站,南方各省的漕船都要在此投文盘验,这里又有“七省咽喉”之称。
 
由于地理位置如此重要,清江至北京的线路设想成为人们关注和争论的焦点,主张的人多,反对的人也非常多。反对者认为,清江一向不是通商口岸,铁路一开,这里会比上海、天津还热闹,洋人必定来此建房经商盖教堂,这样一个水陆要冲、南北咽喉就会被洋人所占据。而有了铁路,清江与北京间的千里之遥,变得近如咫尺,这铁路很可能被列强利用,“恐转便敌人来犯之途”,有“引敌”“资敌”之嫌疑。
 
面对激烈的争论,清政府于1889年2月下令沿海、沿江各省督抚发表意见,结果多数督抚反对,少数态度不明。而时任两广总督的张之洞上书主张修筑芦汉铁路,他的一道奏折使争论尘埃落定。张之洞的高明在于经济与军事并重。他首先从清王朝巨大的贸易逆差说起,认为每年2000万两的逆差是个大问题,如果听之任之,“以后万不可支”,只有在中国腹地修建铁路,使“机器可入,笨货可出”,山乡边郡之产大量出口,从而消解对外贸易中的巨大逆差。
 
他提出应该首先修建从芦沟桥经河南到汉口的铁路,认为“豫、鄂居天下之腹,中原绾毂,胥出其涂”,有了这条路,则可经井陉修支线到山西,经洛阳修支线沟通陕西、甘肃,还可“东引淮、吴,南通湘、蜀”。这样就可“经营全局”,既便于国防,又“内处腹地,不近海口,无引敌之虑”。
 
在这道“撬动”历史铁轨的重要奏折中,张之洞甚至设计了芦汉铁路的具体线路:从保定、正定、磁州南下,经“彰(今安阳)、卫(今新乡)、怀(今焦作)等府”,在荥泽口以上,“择黄河上游滩窄岸坚经流不改之处,作桥以渡河”。过黄河后,则“由郑(今郑州)、许(今许昌)、信阳驿路以抵汉口”。
 
从张之洞设计的具体线路看,他把黄河桥看作修筑芦汉铁路最紧要的环节,整个设计思路都以此展开,大约在当时的技术和资金条件下,他不得不做这样的考虑。而这样以来,当时的河南省会开封就被他轻轻放过了。开封一带的黄河,是著名的悬河,被称为黄河的“豆腐腰”,如果选择从开封建桥,则不但建桥投资大,建成后的风险也非常大。
 
从这道奏折看,张之洞对黄河相当了解,荥泽口是当时著名的黄河渡口,位于郑州人说的“邙山头”附近。黄河在孟津县会盟镇流出峡谷之后,南岸有黄土堆积的邙山相随相伴,孟津以下,洛阳、偃师、巩义、荥阳,都有土质坚硬的邙山作为河道的天然屏障,直到郑州郊区距花园口不远的地方,邙山才戛然而止,这里就是俗称的“邙山头”,从这儿向东,是黄河南岸大堤的起始点。张之洞所说的“滩窄岸坚经流不改之处”,指的就是邙山头,正是有了邙山头,张之洞设计的芦汉铁路线路才拐了一个弯儿从郑州经过。可以说,正是邙山头的存在,才让历史眷顾郑州,成就了古老商都20世纪的重兴之路。
 
虽然芦汉铁路10年后才得以开工兴建,但由比利时工程师勘测的铁路路线和黄河桥位置,基本上都是张之洞奏章中设想的。唯一的不同大概是,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时,将这条铁路从芦沟桥延伸至北京正阳门,芦汉铁路由此改称京汉铁路。1906年京汉铁路全线通车后,张之洞另一个设想--修筑经洛阳沟通陕西、甘肃铁路,也得以初步实施,汴洛铁路开始兴建并延展为陇海铁路。坐落在洛阳与开封中间的郑州,自然成为两大干线交会的铁路枢纽,成为中国铁路的“心脏”,郑州由此勃兴。 1913年代,郑县自行开放为商埠。但县城的区域很小,按照旧时行政区域图示的划分,包括城厢区、宣平区、人和区、定安区、长乐区和永康区。不过根据《河南通志卷三》显示,当时的郑州城内外,已经是“绿树参差、民房鳞次栉比”的情形了,“西门外尤其人家密集之地,1916年警察厅户籍调查户数500,人口3300。”、“城内通东西门之街,尤其繁华”。
 
当时的行政长官曾经展望:“郑县据陇海和京汉两条铁路交汇点,倘若陇海有延伸至皋兰之日,即郑县为西北各省货物出入总汇之时。”
 
史料没有纪录这句话是谁说的,但是负责手写抄录这些档案的人,还在档案中饶有兴致的预言:他日济顺路成则北有邢台之中心,瓜信路成则南有信阳之中心,高徐路成则东有徐州之中心,三中心之于郑州恰如半径与圆心,皆有辅助郑县吐纳之形势,盖郑州他日必将成为全国一大中心市场无疑。“
 
今天来看,这是在郑州还小的时候,当政者对它的成长做出的一个很大气的预测和规划。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