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意的河流:常作印博客

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

 
 
 

日志

 
 
关于我

常作印,全国优秀班主任,全国十佳教改新星,全国优秀语文教师,全国中学语文优质课竞赛一等奖得主,全国教育科学“九五”科研成果奖获得者。原河南省名师、教师教育专家、教学标兵、学术技术带头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十大教育新闻人物、最具影响力教师十佳教师。系《班主任》《教师博览》《新语文学习》等杂志封面人物,中国教师报、教育时报、语文学习报等报刊重点推介名师。曾在安阳任教十多年,后被北京市人才引进。先后出版《不做庸师》等著作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河南小伙携353名残疾人致信铁道部 盼乘火车无障碍  

2011-08-12 23:30:52|  分类: 政史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南小伙携353名残疾人致信铁道部 盼乘火车无障碍

2011年08月12日07:58      大河网-大河报

□记者王灿吴战朝实习生吴曼迪周燕芬

  核心提示

  昨天是全国第二个“肢残人活动日”,此前一天,353名残疾人共同签名的一封建议信寄往铁道部。

  信件的寄出人,是河南21岁小伙王金雷。这封信,是呼吁铁道部设置残疾人专座并降价。

  “我们理想中状态,希望铁道部能多少做些改变,哪怕在火车上添个方便残疾人用的马桶,哪怕……”王金雷表达了对铁道部的希望。

  呼吁

  铁道部应遵守《残疾人保障法》

  8月10日上午,在北京工作的河南小伙,肢体二级残疾人李冲(化名),手持一张自制的一米见方的特大“火车票”,出现在铁道部门口,希望铁道部能落实法律法规,也希望社会了解残疾人的出行现状。

  此前一天,河南21岁小伙王金雷从郑州将353名残疾人联合签名的一封建议信寄往铁道部。

  在这封《关于铁道部门为残疾人乘坐火车提供便利和优惠的建议信》中,王金雷等人认为“列车无残疾人专座和如厕辅助器具、残疾人无法购买半价火车票,导致残疾人乘火车出行不仅十分不便,还造成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建议信》指出,《残疾人保障法》第五十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对残疾人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应当根据实际情况给予便利和优惠”。铁道部应积极履行这一法定义务。

  《建议信》向铁道部提出了三点建议:在凡有站票出售的列车上增设残疾人专座;在未配置马桶的列车上增设残障人如厕辅助器具;尽早制定残疾人享受半价购车票的优惠政策。

  《建议信》还提出,因为多数重度残疾人根本无法频繁外出,所以残疾人半价乘火车并不会给铁路部门造成较大负担。

  王金雷等人经过协商,最终完成了一份近万字的致铁道部的建议信。这份建议信在网上一经公布,就得到各地残疾人的积极响应,短短几天时间就有353名残疾人签名支持。

  “我们在肢残人活动日前联名发出这封建议信,就是希望能引起社会的关注,促进问题的解决。”王金雷说。

  经历

  “马桶哥”坐火车要自带“马桶”

  这封信由王金雷、阮路明、栾启平、夏文涛、杰明(化名)五人共同发起。

  “我因为经常做一些公益活动,所以可能会经常乘坐火车出行,一年大概10次左右。”王金雷说,像他们信中所写的那样,一般列车车厢普通轮椅“很难通过”。

  “我的轮椅是比较小的,66厘米宽,每次上火车都需要朋友或家人将它折叠起来才能通过。现在卖的轮椅一般都不会低于80厘米宽,可想而知其他人坐火车该多么痛苦。”王金雷说。

  上下火车的事可以找别人帮忙,但是如厕问题,实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王金雷曾乘坐T254次列车从广州回郑州,因火车没有马桶和辅助如厕设施,无法上厕所,沿途耗时16小时41分,一口水没敢喝,憋了一路。今年5月15日,他有事不得不坐火车,“我就带了个自制的‘马桶’上车,身边的朋友都戏称我‘马桶哥’”。

  另一名建议信发起人阮路明是北京人,左下肢有残疾。她说:“硬座车厢里的厕所大多没有坐便器,只有蹲厕,火车一直晃,我又是一条腿,费半天劲才能蹲下去,蹲下去没人扶都站不起来。”

  左下肢残疾栾启平在2009年10月16日从北京去青岛,等了三四天,最终买了站票。补票也无座票,栾启平不得不站在列车过道上,“每次列车减速或过弯道时,我就要跌倒,根本站不稳。”站了两个多小时后,实在坚持不了了,他只得中途下车。

  调查

  残疾人进出火车站多有不便

  “别说他们了,就在郑州我们乘火车出行也是‘困难’重重。”刚去过北京的郑州市民康先生说,自己进站就花了1个多小时。

  “因为下肢残疾,我离不开轮椅,到了火车站广场发现从南到北竟然全部被铁栅栏围上了。入口很窄,轮椅根本通不过。”康先生说,虽然北出站口和广场南面有两个可供轮椅进出的门,但却是紧锁的。无奈之下,康先生和朋友支付了20元给两个民工,最终被抬着进入了候车大厅。“丝毫没有尊严,差点误了火车。”康先生气愤地说。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郑州火车站实地查看,看到整个火车站广场被铁栅栏围着,几个入口勉强能够通过一个大号的行李箱,而大型行李箱如果想通过广场北面的入口,也只能被两人抬起才能进入。

  在郑州火车站北出站口和南面的出租车通道附近,各有一个可供车辆进入的活动门,却被大锁紧锁着。坐轮椅的人能不能从活动门通过?一位巡防人员说:“我们无权对外开门,需要联系车站的工作人员。”随后,记者咨询了候车大厅的服务人员,一名女性工作人员称:“残疾人有需要可以到服务台和工作人员联系。”

  从北出站口走到南出站口,整个站前广场没有任何残疾人绿色通道的标志,仅在候车厅入口处的旅客须知公告牌上写着:老、弱、残、孕的旅客可寻求列车工作人员的帮助。在售票大厅,30余个售票窗口没有一个属于残疾人专属窗口。

  “因为不能站太久,我每次买票只能跟排在前面的人说说好话,遇到好心的人才能尽快买到票。”一位拄着双拐打算前往商丘的旅客说。

  “其实这样的情况在其他城市也有出现,有些火车站新建之初就没有考虑到残疾人出行的问题。”一名因工作需要经常坐火车出行的残疾人夏先生说。

  说法

  这是残疾人对应有权利的呼唤

  据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数据推算,中国目前各类残疾人总数为8296万人,占全国人口总数的6.34%,肢体残疾2412万人。我省共有700多万残疾人,其中肢残人占30.25%。

  郑州市肢残人协会副主席王泽民表示,如今铁路基础设施发展不是太完善,可以进行建议,“但让铁道部一下子改变基础设施,有难度。”王泽民说,随着国家经济发展,这些问题也将纳入政府考虑范围之内,将来肯定会一步步得到改善。

  郑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徐苏认为,现行的《残疾人保障法》在制度层面对残疾人给予了更多的关爱和保障,并对各级政府和政府部门提出了原则性要求,彰显了国家对残疾人的关怀。然而该法属于权利宣誓性的法律,主要体现于权利的赋予,缺乏有效的处罚性规定,违法成本相对较低。

  徐苏认为,当事人所援引的《残疾人保障法》第五十条,如果从字面上看,仅是对各级人民政府的要求,而本案中的铁道部不属于一级政府,其作为政府的组成部门,需要有国务院的明确要求。同时,铁路客票的定价权并不在铁道部,而在物价主管部门国家发改委,如果优惠降价需要发改委的同意。“我认为这些残疾人的行为,更大程度上是一种权利的呼唤,是否能够实现,有待时间的考验。”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