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意的河流:常作印博客

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

 
 
 

日志

 
 
关于我

常作印,全国优秀班主任,全国十佳教改新星,全国优秀语文教师,全国中学语文优质课竞赛一等奖得主,全国教育科学“九五”科研成果奖获得者。原河南省名师、教师教育专家、教学标兵、学术技术带头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十大教育新闻人物、最具影响力教师十佳教师。系《班主任》《教师博览》《新语文学习》等杂志封面人物,中国教师报、教育时报、语文学习报等报刊重点推介名师。曾在安阳任教十多年,后被北京市人才引进。先后出版《不做庸师》等著作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王君:课堂要实现教师和学生的双赢——“高效课堂”听课手记  

2011-07-03 09:39:56|  分类: 语教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课堂要实现教师和学生的双赢

——“高效课堂”听课手记

作者:王君

转自王君博客 http://6917.eduol.cn/archives/2011/1086898.html

 

近段时间观摩若干“高效课堂”,对两种现象深为忧虑。

其他学科我不太懂,就只说说语文。

 

一是学生展示内容的应试化低幼化。

“高效课堂”的主导思想是还课堂以学生。这没有什么问题。甚至还是一种纠偏——传统课堂确实存在着教师霸占课堂学生被边缘化的痼疾。但我非常期待看到的是:课堂还给了学生之后,学生做什么呢。

高效课堂的做法是学生在“导学案”的指导下先自学,然后课堂展示,互相质疑,教师点拨获得知识。从初衷来看,这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

问题出在导学案的内容。

因为要便于操作——学生得分组展示,要适于板书,适于学生讲解,于是乎,导学案的内容就必得分板块,要能够很好的落实。这样一来,“导学”成为了导“知识”。至于思想、文化、文明、情感、艺术等等对于语文可能更为珍贵的东西,不太好上“导学案”,于是便被忽略了甚至完全省略了。

我前后观摩了若干堂“高效语文课”,学生确实动得很欢,但讲解的可惜几乎全是基础层面的东西。略微深入一点点的,也不过是练习册和参考书上的低层次内容。这实在不能怪老师,是学习的固定模式决定了学习内容的低幼化。

比如听《桃花源记》。授课老师自己也先跟我呻吟了:王老师,这么上还是语文课吗?确实非常为难我们的年轻老师。当学生课堂展示的全是“词性活用”、“古今异义”、“一词多义”等文言文的“言”方面的知识的时候,我想陶渊明也会愤怒的。正如另一位年轻老师在我面前捶胸顿足:王老师啊,这可是《桃花源记》啊,这可是《桃花源记》啊??

我听懂了他的言外之音:如果学《桃花源记》,重心居然放在这些东西上面,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我跟他有一样的惶恐和痛心。

语文学科和理科有很大的不同。其魅力恰恰在于知识的模糊性和情感的多元化。可以这么说,只有知识肢解,没有艺术和情怀支撑的语文课绝不会是动人的语文课——哪怕它适合于考试。

语文课跟相声一样,必须得“抖包袱”。在不断的情感濡染和理性感性交织渗透的引领中带着学生跨越千山万壑。语文是审美的历险。而一张导学案,把学生的思维全然固定,把所有历险过程全部首先定义为做题,这是语文的窄化和“死”化。

 

二是教师的边缘化。

看了几堂“高效课”,最着急的还不是学习内容的应试化,最着急的是教师的无所作为。这样的课堂模式固定甚至学生朗读教学目标都是程序化了的。一个步骤接着一个步骤,学生确实动得很多。可是老师呢?有的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有的无所事事地偶尔穿插几句话。从头到尾,极少见教师有什么创造性的行为。

这也不能怪老师。“导学案”已经把老师完全“出卖”了,教学程序一目了然,教学内容明明白白。学生几乎不用独立思考,所有内容《课文全解》等一类书上全都有。学生只需要照搬过来填写在导学案上,再板书上黑板即可夸夸其谈。加上课堂时间极其珍贵,老师被边缘化即是无奈,也成自愿。

据说“高效课堂”以教师讲解的多少来衡定课堂效益,总之是讲得越少越好。据说北大附中有一位很著名的高效数学教师,每一天都用秒表卡自己的讲课时间,最后终于把教师的讲解成功下降到了3分钟。于是皆大欢喜成为典型。

数学课这么上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较之于语文,数学确实明白透彻得多:课堂完全试题化绝不会有人诟病。在中学,数学就是解题,就这么简单。但语文真的没有这么简单。课堂上语文教师声情并茂的诵读点拨本就天然属于语文的一部分。讲得过多肯定不好,但完全不讲或者讲得不精彩我以为是对语文责任的推脱和逃避。

而这样长期把课堂“焦点”彻底让位给学生,我以为对语文教师的专业成长是很可怕的。语文教师的职业兴趣来自于什么地方?前段时间和校长聊天,我提到一个观点:你给老师过生日送礼物很重要,关心老师的起居家人也很必须,但这些都是外围力量。真正促进教师的职业兴趣蓬勃发展的,是教师在课堂上的高峰体验,是来自于师生的情感和智慧高度交锋融合之后产生的美感。只有这个东西,才能让教师痴迷于课堂痴迷于教育。

讲与不讲,讲得多与少并不是问题的核心。关键在于教师是否讲到了学生的心中,点燃了学生的情怀和智慧。

教师的讲,如果极富有个性和文才,对学生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曾经读到这样的典故:

 

西南大的国学大刘文典,恃才傲物,不可一世。他曾和学生在三五月之夜,团团围坐在草坪上,吟《月》,那种情景,让钱理群先生思慕不已。

是刘文典,有一次警响起,他挟着一个破布包,往郊外逃,正好遇沈从文路狂奔。刘文典火冒三丈,侧过身大沈从文:我跑是了庄子而跑,你死的,你为谁而跑?

每每至此,我一方面震惊于刘文典的狂妄,一方面又同情沈从文先生。

先生,首先是真性情,其次才是真学

才高八斗的刘文典,自认为世界上懂《庄子》的只有两个半人。一个是庄子本人,一个是自己,另半个是。每当刘文典开《庄子》,吴宓等西南大几位重量教授便前往听。刘文典旁若无人地目演到精彩,戛然而止,抬头张目望着教室最后排的吴宓,慢条斯理地道:雨僧兄以如何呵?吴宓听立即起立,恭恭敬敬地一面点一面回答:甚是,高甚是!吴宓号称清四大教授之一,是钱钟书先生的授,尚且其恭敬如此。

有真性情,洒脱不,随心所欲,呈一种自然生命的姿种教学,就不再仅仅是知播,而是一种生命的醒和启迪,它予学生的必然是生命的浸染、熏陶、舒展,传递必然是自由天性的裸露,个体生命的承担,独立人格的追

的生命,本就应该子的。教育也如此。

 

这样的老,如果不,那是学生多么大的失啊。

俗语说,教师是靠“嘴皮子”吃饭的。讲的水平,任何候都是衡量教高低的重要因素。而教,如果以“还课堂以学生”借口,降低自己讲的质量,退化了讲的能力,这对于语文,实在可算是灾难了。

所以,高效课堂如果要真正成为好东西,必须在两个方面实现突破:

一是教学内容不能应试化低幼化。二是教师在课堂上不能边缘化。

课堂,必须成为师生都双赢的场所,我们的教学才有希望。

2011/6/18

  评论这张
 
阅读(93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