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意的河流:常作印博客

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

 
 
 

日志

 
 
关于我

常作印,全国优秀班主任,全国十佳教改新星,全国优秀语文教师,全国中学语文优质课竞赛一等奖得主,全国教育科学“九五”科研成果奖获得者。原河南省名师、教师教育专家、教学标兵、学术技术带头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十大教育新闻人物、最具影响力教师十佳教师。系《班主任》《教师博览》《新语文学习》等杂志封面人物,中国教师报、教育时报、语文学习报等报刊重点推介名师。曾在安阳任教十多年,后被北京市人才引进。先后出版《不做庸师》等著作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法国总统萨科奇《致教育者的一封信》  

2011-07-24 14:32:51|  分类: 外教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晓辉 译
  
    译者话: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奇于 2007年9月4日,中小学开学之日,发表了长达32页的《致教育者的一封信》,表达了他对法国教育的期望。
    据说,这是法兰西共和国总统首次直接给教师写信。这封信或多或少模仿了1883年教育部长于勒·费里致教师的一份通报。这封信将直接送至85万名教师手中,花费近50万欧元。教育部长达尔科补充说明,“这封信不仅写给今天刚刚任职并于2047年退休的教师,还包括生命终结于本世纪末的青年学生”。
    现将萨科奇的信全文翻译,以飨读者。
    女士们、先生们:
    值此开学之际,我给你们写信。这是我自当选共和国总统以来首次给你们写信。
    我希望与你们谈我们儿童的未来。儿童的未来在你们每个人的手中。你们承担着教育、引导和保护这些尚未完全成形、尚未成熟、正在寻求并仍然脆弱的精神与感觉。你们的责任是伴随他们从幼儿到少年的心智、道德、身体能力的蓬勃发展。这一责任是最重的,同时又是最美好、最值得褒奖的。
    帮助儿童心智与感觉萌发,帮助他们走上人生之路,难道不是最伟大和最美好的吗?但同时不也是最困难的吗?因为在看到儿童成长的自豪之外,其个性与判断力随之而生;在因每个儿童感受其传授的宝贵所得而幸福之时,总有一种误导与压抑人才、束缚激情的担心,总有一种过于放纵或过于严厉的担心,总有一种不能理解儿童内心深处之感受和完成任务之能力的担心。
    教育,就是试图调和两种相反的运动:一是帮助每个儿童找到自己的路;一是促进每个儿童走上人们所相信的真、善、美之路。
    面对成长中的儿童,对成人的一项要求是在教育的同时不要压制其个性。每个儿童、每个少年都有自我存在、思维、感受的方式。他应当能够表达,但也应当学习。
    教育曾长期忽视儿童的个性,用统一的模子塑造每个儿童,让所有人在同一时间、以同一方式学习同一种事物。知识被凌驾于一切之上。这一教育有其伟大之处。既严格又严肃,催人向上,战胜自我。
    这一严格要求的教育曾是社会进步的强有力因素。然而许多儿童备感压抑并被排斥于社会进步的恩惠之外。这不是因为他们缺少才华,也不是无学习能力与理解能力,而是其感受、其心智、其个性不适于我们强加给每个人的单一模式。  作为一种回应,近几十年来,儿童个性成为教育的中心,而不再把知识作为教育的中心。
    给予儿童个性以更加重要的地位,尊重儿童的特性、特点、心理是必要的、有益的。重要的是发展儿童的优秀品质,发扬其长处,纠正其不足。但过于强调自发性,过于担心束缚个性,一味地透过心理学的眼镜看待教育,就会走向另一极端,人们就无法实施传授。
    昔日的教育过于看重文化,不够尊重自然;而后来的教育又太过自然,没有足够的文化。昔日过于重视知识传授;后来则相反,没有给予知识传授以足够重视。
    教师的权威因此而动摇。家长的权威和教育的权威也因此而动摇。  世代相传、不断丰富的共同文化趋于破碎,变得难以诉说、难以理解。
    学业失败降到了不可接受的地步。
    知识与文化面前的不平等在扩大。而知识社会在世界各地强加其逻辑、其标准、其要求。家庭和学校所能赋予儿童的社会晋升机遇在缩小。  试图重新激活从未存在的教育、文化和知识的黄金年代是徒劳的,每个时代都有其自身的期待。
    我们不能再现第三共和国时代的学校,也不能再现我们父母时代的学校,甚至不能再现我们自己时代的学校。时代赋予我们的,便是迎接知识经济和信息革命的挑战。
    我们所能做的,便是提出21世纪的教育原则,这些原则既不能等同于昨天的原则,更不能等同于前天的原则。
    我们要使儿童成为什么样的人?应是自由的女人与男人,应是渴望知晓美好事物与伟大事物的人,心地善良的人,充满爱心的人,独立思考的人,宽容他人的人,同时又是能够谋到职业并以其劳动为生的人。  我们的作用不是帮助儿童总是儿童,也不是使他们成为大的儿童,而是帮助他们成为成人,成为公民。我们所有人都是教育者。
    教育是困难的。经常需要重新开始才能达到目的,但决不要气馁,要坚持不懈。每个儿童那里都有等待开发的潜力。每个儿童都有一种等待发展的智慧形式。需要寻找和需要理解这些潜力和智慧形式。正如对儿童的要求那样,教育也是对教育者本身的要求。
    仅仅满足于既定的最低标准并不是目的,也不要让无所措手足的儿童被过量的知识浪潮所淹没。目的是给予每个儿童能接受的最大教育,尽可能地推进他们的学习兴趣、好奇心、精神的开放、努力的意识。尊重自我应当是教育的基本动力。
    给我们国家的每个儿童、每个少年以自信,使他们发现自身才华,使他们有能力完成不曾相信能完成的任务。在我看来,这便是支持我们教育计划重建的理论依据。
    我们期待着儿童对我们的爱和尊重,我们要给予儿童同样的爱和同样的尊重。我们对他们的这种爱和尊重,要求我们与他们的关系不可具有任何“放弃”的形式,也不可染上任何“蛊惑”的色彩。因为我们爱我们的儿童,因为我们尊重我们的儿童,我们给他们的教育应当使他们提高,而不是使他们降低。因为我们爱我们的儿童,因为我们尊重我们的儿童,我们不能在遇到最初的困难时便放弃教育。不能因为儿童难于集中精力,不能因为儿童学习进度慢,也不能因为儿童不能轻松掌握课文,就被剥夺了这一教育之宝。缺少教育,他们永远不能成为真正自由的人。  因为我们爱我们的儿童,因为我们尊重我们的儿童,我们有义务教他们学会严格要求自己。我们有义务教他们懂得所有事物并非一致,懂得全部文明基于价值的等级制,懂得学生不等同于教师。我们有义务教他们懂得无约束的任何人都不能生存,懂得无规则便不能获得自由。如果我们不能教会我们的儿童区分美好与丑恶,区分准许与禁行,我们教育者将为何人?如果我们不能惩罚我们犯错误的儿童,我们教育者将为何人?当儿童试图说“不”时,我们不能顺从他,而总要对他说“是”。不受惩罚的感觉,对儿童来说是一种灾难,他会不断验证成人世界对其强迫的局限。不能教儿童认为他做什么都是被允许的,他只有权利而无任何义务。不能教儿童认为生活仅仅是游戏,或认为可以免除学习全部排列有序的世界知识。信息技术应当成为21世纪教育思考的核心。但不应丧失关于教育者与儿童之间的人文关系仍是核心的观点,教育还应当培养儿童去主动努力,使他们发现在长时间思考之后所享有的豁然开朗的愉悦。
    奖励优秀,惩罚错误,培育对真、善、美、伟大与深刻事物的欣赏,对假、恶、丑、渺小与平庸事物的厌恶,这便是教育者为儿童所承担的工作,这便是向儿童最好解释的爱,这便是对儿童的尊重。
    正是这样,尊重应当成为全部教育的基础。不仅是教师对学生的尊重,家长对儿童的尊重,也是学生对教师的尊重,儿童对家长的尊重,也是对他人的尊重和对自己的尊重。教育便是产生尊重。如果我们的社会不再有足够的尊重,我相信,这首先就是教育的问题。
    我希望我们重建一种尊重的教育,一个尊重的学校。我希望儿童学会讲究礼貌、思想开放、宽容大度等尊重的形式。
    我希望学生在入校时脱帽,在教师入教室时起立,因为这是尊重的一种标志。  我希望让每个学生学会相互尊重,尊重不是自己的观点,尊重自己并不赞同的信念,尊重与自己格格不入的信仰。使其懂得差异、矛盾、批评远未成为其自由的障碍,相反却是丰富个人的源泉。
  
    在其思维习惯和确信中碰撞,不得不面向他人,敞开其论据、感受,采取严肃态度,可以激发对自己的信念、自己的价值进行审视,提出问题,从而努力超越自己。这便是我们应当保留我们共和国学校模式的理由。即使我们要对其革新,但这一模式需要保留。因为这一共和国学校的模式容纳所有家庭出身、所有社会阶级、所有信仰,要求每个人在宗教、哲学和政治信仰上保持中立并相互尊重。
    这一模式正在被削弱,其原则不再受到足够尊重。
    如果说我希望改革统一初中,是为了每个学生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是为了考虑智力的节律、感受、特性和形式的差异,使每个学生获得最大成功的机遇。
    如果说我希望残疾儿童能够像其他儿童那样接受教育,不仅是使残疾儿童获得幸福,也要让其他儿童从差异中丰富自己。
    如果说我乐于看到学校超越一切,成为世俗的学校,在我看来,是因为世俗化是一个相互尊重的原则,是因为它敞开了各宗教之间对话与和平的空间,是因为它是防止宗教封闭企图最有效的途径。对于通向文明振荡之路的宗教对峙的危险,难道我们不能更好运用一些普世的伟大价值和世俗化进行对抗吗?为此我相信,不能允许宗教活动进入学校大门。应当研究主要宗教的起源,其人类观和世界观,当然不是以任何一种劝人入教的精神进行研究,也不是在神学的视角下进行研究,而是以社会学的、文化的、历史的分析方法去理解宗教活动的实质。心灵与圣洁,自始至终伴随着人类冒险,是全部文明的源泉。如果懂得心灵与圣洁,便更容易向他人敞开胸怀,便更容易与他们对话。
    但是,懂得差异不应导致忽视对共同文化、集体认同、良好道德的参与。教育,就是启发个体意识,逐步将其提高到普遍意识,就是使每个人既感到单一的人格,同时又作为整个人类的一分子。在两者之间,一些事物是基本的,任何教育不可回避。在个体意识与普遍意识之间,对于我们法国人来说,还有民族意识和欧洲意识。
    在属于人类的意识和个人命运意识之间,教育还应当启发公民意识,培养公民。如果不能使我们的儿童成为法国公民和欧洲公民,就永远不会成为世界公民。
    家庭当然在民族一致性的传承上发挥基本作用。但学校才是熔炉。说到学校,我不仅想到小学、初中和高中应当把公民教育重新置于教学的首位,想到处于民族一致性核心的人权、男女平等或世俗化等道德价值的传授,我还想到知识价值,想到我们一种独自的思维与思考方式。我更想到这一思维清晰的法兰西传统,在我们的哲学和科学之中,在我们的语言、文学、艺术之中,存在一种既有法兰西风格又有普遍理性的倾向。
    面对世界扁平化的威胁,我们的任务是促进文化的多样性。这一任务首先要求我们自身的一致认同,从我们的知识、道德、艺术传统中汲取精华,传递给我们的儿童,并使他们永久传承给所有人。因为所有文化、所有文明的遗产属于全人类。我们是所有人类精神收获与创造的继承者。我们是所有伟大文明的继承者,这些伟大文明贡献于相互丰富的各个文化,并正在诞生着第一个全球文明。
    向我们的儿童展示普世文化,开展文化对话,并不是否认我们的文化,而是对文化的一种践行。法兰西一直把普世主义置于其思想与价值的核心地位。法兰西一直自视为贡献于人类思想的世界全部文化的继承者。
    我们应当重新将普通文化置于教育的中心。当然,普通文化不是无目的的知识堆积,而是深思熟虑、融会贯通的知识。不求完全透彻与数量,应致力于基本精神与品质,应将人类智慧的不同领域融会贯通,使每个儿童和青年自己构建其世界愿景。历史上第一次,儿童们知道许多其父辈尚不知晓的事物。但需要将这一知识构建成文化,用全部人类智慧的遗产照耀这一知识。
    不要将知识的各种形式割裂、孤立、对立。分科教学仍将继续,因为每个学科有其自身的逻辑,因为这是深入探究事物的唯一途径。但需要由整体视野予以补充,需要每个学科具有与其他所有学科相比较的视角予以补充。我相信,在知识的传统分类之上,现在需要我们构建新知识的脉络,这是不同学科相互组合、混和、丰富的结果。
    我不赞同单一的教科书。我也不赞同导致混乱的知识全球化。但我相信,跨学科的知识应当很快在我们的教学中获得地位,因为未来是知识、文化和观点的交汇。我相信,在那里会找到我们智慧的、道德的和艺术的复兴之关键。普通文化应当是一种永恒的关照。至于我们儿童的外语学习,我希望他们必须至少学习两门外语,并且要求外语学习也是文化与文明的学习。我希望我们的儿童学习外语的同时融会文学、戏剧、诗歌、哲学和科学的学习。
    断定教育中普通文化的重要性日渐衰退,而专业化学习经常过细、过早,便是完全直率地断定,学者、工程师、技术员不能没有文学、艺术、哲学素养,作家、艺术家、哲学家不能没有科学、技术、数学素养。  一种思想认为,从事科学的人没有必要去学习诗歌、戏剧或哲学,我认为这种思想是荒谬的。还有一种思想认为,普通家庭的子女、出生于不利条件的平民街区的子女、工人与职员的子女没有必要面对人类精神的伟大著作,他们没有能力对其评价,教他们学会读、写、算就相当不错了。这种思想在我看来,是一种最大的蔑视。
    如果我们国家如此之多的少年不能表达其感受,如果如此之多的青年不能表达其情感,不能与人分享其感受,不能找到喜爱或痛苦的语汇,如果他们之中诸多人对侵害、野蛮、暴力不能申诉,也许就是因为未能使他们接触到文学、诗歌,也未能接触到任何艺术形式,而这些艺术形式正是得以表达最感人、最悲怆、最惨烈的人之情感的方式。
    在音像、手机、互联网、直接通讯的时期,我们的儿童不是需要较少的普通文化,而是更多。他们需要有更多的分析能力、批判精神和价值标准。世界越是产生知识,越是产生信息,越是产生技术,越是要求文化,才能使人保持自由,才能使人把握命运。在这样一个世界,刺激越来越多,诱惑越来越多,我们的儿童需要更多的人文主义和科学。在这样两个领域,我们做出了太多让步。
    与我们的智慧传统相反,人文文化在萎缩,科学文化在退化。我们需要在两条战线斗争,尽早使儿童产生阅读、艺术和科学的兴趣。
    然而,我们需要重新审视我们的教授方法。在太长的时间里,我们的教育是让儿童被动接受知识。也许我们过分批评了用于训练记忆的背诵式学习。不是有人抱怨,一些拉封丹的寓言或魏尔伦的诗歌被填充在其记忆之中,或抱怨学习了法国历史年代划分或世界地理的标志,或抱怨背诵了乘法表和数学与几何的常用公式吗?当然,真正的文化比背诵所要求的更多,只有通过意识、心智和求知欲的唤醒才能奠定文化的深刻基础。需要引导儿童学会自问、思考、保持距离、反应、怀疑、自我发现真理,这对儿童来说将受益终身。
    我们的教育应当少一些被动学习,少一些机械学习。教育也应减少学说、理论等,减少抽象教学内容。在抽象内容之前,诸多的智慧停滞不前、自我封闭。需要我们给予观察、试验、表演、实践以更大的位置。我相信,这一方法对很多儿童都有利,学业失败将会减少。这也适用于科学、人文科学或艺术。为使知识更为活跃,更为实在,需要教育向其他领域开放,向文化、艺术、研究、技术领域开放,当然还要向企业界开放,因为大多数儿童总有一天在那里开始成人生活。
    我们的儿童需要接触作家、艺术家、研究员、工程师、企业家,与他们分享其对美好、真理、发现、创造的热爱。应当在文化机构、研究中心、出版界、企业和小学、初中、高中之间建立联系。
    儿童不应被封闭在教室里。他们应当更早些去剧院、博物馆、图书馆、实验室、车间,应当更早些去领受大自然的美丽及其神奇。在森林、在田园、在山间、在海滩,物理课、地质课、生物课、地理课、历史课,以及诗歌,经常会有更大的意义。不仅是大自然的创作,也需要教我们的儿童阅读艺术家的名著。不仅毫不犹豫地让儿童接触人类精神的伟大作品,还要接触当今健在者的作品。
  
    我们的儿童不会都成为音乐家、诗人、科学家、工程师或以艺术为业的艺术家。但不应放弃培养决不会成为音乐家的儿童的音乐兴趣。不应放弃培养决不会成为诗人的儿童对诗歌的爱。不应放弃培养决不会成为研究员的儿童严肃的科学态度和对研究的热情。也不应放弃培养决不会成为艺术家的儿童对美轮美奂、工艺精湛的作品的爱。
    这意味着为了所有儿童,所有少年,不论其家庭出身、社会环境,只要是普通学校或是职业学校的学生。因为我们传统教育的一个缺失,是将体力与智力相对立。需要打破这种荒谬的分离,使职业教育的专业与优秀专业同样著名,使职业教育文凭与其他文凭等同。
    我们还要超越另一种对立,即身体与精神的对立。教育是一个整体。教育既应是理论的又应是实践的,既是智力的又是体力的,既是艺术的又是竞技的。体育的地位仍显不足。儿童需要自我超越。体育同时又是尊重他人、尊重规则、光明正大、自我超越的学校。我相信体育的价值。为了我们儿童的更大利益,不仅体育应当在学校有更重要的位置,同时需要体育界和学校体育更大地相互开放,需要体育机构和教育机构加强联系,需要运动员与教师密切合作。
    请理解我,在我的思想中,并不是加重已经过重的课时负担,也不是在已经过长的课程目录上增加新的教学。我的思想正好相反,是要重新给我们儿童生活和歇息的时间,给他们领会教学内容的时间。
    需要我们重新找到的,是教育计划的和谐。需要通过调整教学频率和学校课程使教育计划自然而然地达到和谐。对几十年之后的课程进行调整已十分必要,学校正在面临不断增长的相互矛盾的要求和紧张状态,特别是随着社会凝聚力越加脆弱对学校的期待越加强烈。要重新求得每个学科内部的协调,学科之间的协调,符合社会的期待,要重新找到教育中的指导路线,并由其确定教育原则、目标和简单标准。这便是我们首先要做的。同时,我们要提高要求水准,不是数量而是品质。
    不再是在进入大学时的突然筛选,这只是马尔萨斯式的解决方式。我们需要逐步提高小学、初中和高中的要求标准。如果不能证明能够继续初中的学习,任何人不得进入初中一年级。如果不能证明能够继续高中的学习,任何人不得进入高中一年级。而高中毕业会考文凭应当证明接受高等教育的能力。这将是一个长期的工作,它将对从小学到高中的系统重新构建。但这对于我们青年的未来,对于我们国家的未来是生命攸关的。
    给每个人最多,而不是满足于把最少给每个人。这便是我对今后如何解决教育的问题,特别是学校的问题所怀的希望。
    我们教育的重建,必须有全体教育者的支持。政治意愿不可独断专行,为此我邀请你们参加学校的重建工作。
    当我说“全体教育者”,意味着仅仅依靠教师或仅仅依靠家长是不能达到目标的。这是所有教育者团结一致的共同事业。
    我们需要团结在一起,你们每个人都应当与其他人一道工作。对于父亲、母亲、教师、法官、警察、社会教育者,以及体育界、文化界、各协会等与儿童相关的所有人,儿童的利益应当优先予以考虑。信任、合作、交流、负责精神应当蔚然成风。每个人都应当放弃其偏见或其优先,为儿童成为成人而实践其使命。
    家长们,你们是第一个教育者。我知道你们角色的艰辛,特别是当失业威胁,当家庭重组,当父亲或母亲独自抚养子女之时。我知道你们生活负担之重。我想对你们说,你们将获得支持,从你们孩子的最早童年起,每当你们需要教育子女时都会获得帮助。在我看来,家庭政策完全属于教育计划的组成部分。
    我想对你们说,儿童养护和学前教育的权利,对我来说,是未来五年的优先,我决定实行这样一项措施,任何儿童在放学之后都可以不立即回家,以使你们完成全天工作,免除照顾孩子的后顾之忧。作业从此在学校里并在监督中完成,对于出身普通家庭的优秀儿童,如果家中不能提供合适的学习环境,将为他们建立良好的寄宿学校。
    我们将帮助你们完成任务。但你们有着面对儿童的义务。你们要为他们树立榜样。你们有责任让儿童去上学,教育他们尊重法律和讲究礼貌,监督他们履行义务。如果你们放纵他们逃学,如果你们对他们自由放任,社会向你们责问,追究你们的责任,监督对你们的补贴就再正常不过了。
    教师们,你们也有权受到尊重,受到爱戴。你们的作用是重大的。你们经常需要经历较长的学习。你们的智慧、耐心、心理、才能应当得到验证。我知道,我们多么地需要教育这一最美好的职业,我也知道,你们多么地奉献自己,我还知道,自从暴力进入学校以来,教育是多么困难,有时甚至是难以忍受的。我已经意识到你们的社会地位,你们的购买力,随着工作任务的加重而下降,你们的工作条件更是每况愈下。  国家应当对你们予以更大的承认,对你们的职业予以更好的尊重,保证你们更好的生活水平和更好的工作条件。
    昔日,中小学教师在社会中具有公认的位置,因为法兰西共和国为其学校和为其所托付的教师而自豪。中小学教师也为其职业而自豪,为其服务于共和国和人类思想与进步而自豪。在未来的学校,你们将有更好的收入,会受到更多的尊重。与长期占上风的平均主义相反,你们将有更多的薪水。如果你们选择了更好工作和更大投入,你们的晋级将会更快。
    你们可以选择你们认为更适合学生的教学方法,因为我认为,应当信任教师,相信你们的判断力,因为你们处于决定对学生来说何为优秀的最佳位置。你们所从事教学的学校,在制定计划和机构组织上将有更大的自主权。评估将成为普遍规则,经费将根据结果和学生面临的困难进行分配。
    你们中间那些经过长期教学工作,并有改变职业需求以及想从另外方面证明其能力与学识者,或是在公共部门之内,或是在公共部门之外,转行将会比较容易。反之,那些有在其他部门工作经历的人希望转入教育领域将会比现在更受欢迎。在国民教育系统中,正如其他公共职能部门,应当打破地位制约,使人员、思想、能力得以流动。
    我希望把提高教师职业地位作为我五年任期的优先任务之一,因为这是学校改革和教育重建的必然结果。但是,你们,教师和家长,应当发挥榜样作用,通过你们的行为、举止、严谨、正义、底蕴,发挥榜样作用,还可以通过你们的能力突出教师的威严,通过你们对奖励优秀、惩罚错误的关心,显示出你们的榜样作用。
    在我愿望中的学校,品质重于数量,课时更少些,教师更少些,效率更高些,因为学校自主权允许根据需求更好管理。但这是学校改革的结果,而不是其目的。为此我承诺,改革所需的经费将会在投入到教育,投入到教师职业的提高。这是为了更有效率,而不是定量配给。这一效率也不仅仅是为了达到经济目标,不仅仅是为了我们未来经济有着素质更高的劳动力,而是,也许特别是,使我们的儿童能够肩负着文明的价值,使文明的某些思想继续在他们身上存活。
    你们每个人,我知道,都会估量到我们面临的挑战的严重性。你们每个人都懂得,在我们眼下悄然完成的知识革命,并未给我们留下重新思考教育这一词汇本身意义的时间。你们每个人都意识到,面对社会关系的无情,面对未来威胁的焦虑,世界需要一个新的复兴,而只有依赖教育,这一复兴才有可能出现。让我们重拾自文艺复兴的人文主义到启蒙主义的计划直至于勒·费里学校的路线吧。
    重建的时刻已经到来。我邀请你们参加这一重建,我们一起行动。我们已经太落后了。

    法兰西共和国总统
    尼古拉·萨科奇
  评论这张
 
阅读(7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