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意的河流:常作印博客

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

 
 
 

日志

 
 
关于我

常作印,全国优秀班主任,全国十佳教改新星,全国优秀语文教师,全国中学语文优质课竞赛一等奖得主,全国教育科学“九五”科研成果奖获得者。原河南省名师、教师教育专家、教学标兵、学术技术带头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十大教育新闻人物、最具影响力教师十佳教师。系《班主任》《教师博览》《新语文学习》等杂志封面人物,中国教师报、教育时报、语文学习报等报刊重点推介名师。曾在安阳任教十多年,后被北京市人才引进。先后出版《不做庸师》等著作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为何今日中国难出吴道子?国人早已丧失身份  

2011-07-19 16:32:50|  分类: 政史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是身份问题,我相信吴道子不是道家身份也一定是佛教身份。王维是佛教身份,董其昌是佛教身份。我们今天经过唯物主义的变革都已丧失了身份,所以看人,看山水的眼光,同古人已全然不同。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2011年6月2日D25版,作者:杨键,原题:《今日还有吴道子吗?》

在传统将断未断之时,我们如何能够跨越明清,上溯唐宋,并与之衔接?

1937年,张大千和谢稚柳在徐悲鸿处见到徐收藏的《八十七神仙卷》,大为惊叹,称为国内仅见的唐代人物画卷,极有可能为画圣吴道子的真本。徐悲鸿视此画为生命,将刻有“悲鸿生命”四字的印章盖在画上,并跋曰“足可颉颃欧洲最高贵名作”。《八十七神仙卷》是徐通过老友许地山在一德国女子手中以自己的7幅精品及一万元现金交换而得。抗战时期时局动荡,悲鸿经常将此画捆绑在身,以防不测,但即便如此,此画也曾被盗过一次,后悲鸿又以20万元现金和十多幅自己的作品再次赎回。

徐悲鸿虽对中国古画如痴如醉,但他的代表作大都革命味十足,其《田横五百士》、《九方皋》、《愚公移山》,包括各种奔马,劳动味、讴歌味、苦味、革命味,我的眼力都很不能适应。我还是喜欢他早年的素描、油画,前一阵去新建的江苏博物馆看到他早年的几幅花鸟,都是小画,很雅致,没有这些画的土气,更无什么大场面。比起大画家吴道子,徐的这些代表作真的很土气,这只需将吴道子的《八十七神仙卷》与徐悲鸿的《愚公移山》等比较一下即可看出。徐悲鸿的心就像镰刀斧头一样实际,吴道子的心(线条)则像天上的云一样变化莫测,虚无缥缈;徐悲鸿有革命的土气,吴道子却有一股亘古的贵气,徐的代表作是一份革命遗产,吴道子是精神遗产,徐的画里有政治遗影,吴道子只是天籁之声。最为奇特的是,以铁血的革命观写照的徐悲鸿手上,竟有以心传神的吴道子的《八十七神仙卷》,不管是真迹还是武宗元的仿本,它确实精彩。在一个巨变的徐悲鸿画前,在传统将断未断之时,我们如何能够跨越明清,上溯唐宋,并与之衔接?

吴道子是一位唐代全能画家,尤以人物为第一,没有吴道子,唐代在人物画方面不可能达到巅峰。吴道子的另一伟绩是使山水画结束了只作为人物画背景的附庸地位,成为独立的画种,所以吴道子其实是中国山水画的祖师。在我们这个时代,不可能再出现像吴道子这样的人物,表面上闹腾的当代艺术,其所有的方法、观念,构成形式都来自西方,中国所特有的绘画特点,无论技术还是画里的灵魂世界都已式微,人物画和山水画尤其如此,其主要原因有三:

一是自然受漠视,遭破坏。在唐宋时即以山水为核心主题的传统于今绝矣,山水不再是今日画家的对象,山水在今天只是一种能源,而非古人所认为的归宿。在我们的教育里没有自然存在的位置,就像我们的教育少有孝道、少有父母存在的位置一样。山水、天地精神在中国几千年的教育里是被视为父母来教导的,我们的教育没有教会人们知道自然为何物,父母是什么,他人又是谁。数理化如同硫酸一样模糊了这些最真实的存在。我们离山水越远就离古代文人的心性世界越远。

二是服装的变化。中国古代的服装其实与山川河流一体,我们现在的服装只与城市环境一体,在自然里却很难相融。我们的服装其实是反自然的。古代与自然、天地精神融为一炉的服装,其实是一种精神产品,同远山的起伏,树枝的伸展,波浪的运动相谐调。吴道子的画,所谓吴带当风,衣袂飘飘,确实有这样的风度,古代中国要是没有这样的服装,也就不可能有吴道子。中山装、列宁装,包括我小时候穿的拖拉机服,现在的西装、牛仔裤,怎么也不可能画出“吴带当风“的感觉。帝制下的服装有贵气,有天地之气,平民的衣服则有山野之气。我们的服装是革命以后的结果,与我们的山水很不般配,服装被意识形态化,连鞋子也逃不了,如解放鞋。这大概就是中国人物画画不上去的原因,因为会四不像。而古人的衣服,只要将长袍马褂穿在身上,一双白边黑面的鞋子穿在脚上,立即会变得安静下来,服装本身也有收敛、庄重、干净行为的作用,古代人物画可以净化人心的道理估计也就在这里。

三是身份问题,我相信吴道子不是道家身份也一定是佛教身份。王维是佛教身份,董其昌是佛教身份。我们今天经过唯物主义的变革都已丧失了身份,所以看人,看山水的眼光,同古人已全然不同。

吴道子生活在这三样都不缺的唐代。他是河南禹县人,年幼时即丧父母,早年曾随草书巨子张旭和诗人贺知章学过书法。书法是基础,如果吴道子书法不行,肯定不会成为中国绘画史上一个伟大的变革者,吴的变革正是在书法的基础上,由顾恺之的游丝描一改而为线条有粗细、有轻重、有起伏的提按的兰叶描。自此,中国画的线条形成一种活的生命,可以为山川草木、人物花鸟作传神写照,兰叶描的创造使吴道子的壁画俨然有满壁风动的飘举之势,没有这些,理论家张彦远不会称赞他为:“古今独步,前不见顾陆(顾恺之、陆探微),后无来者。”吴道子虽擅各路题材,但主要以佛教与道教题材见长,最著名的就是《地狱变相图》,据记载,画成后,屠户、渔夫见之而惧罪改业,不敢再从事杀生的行业。这大概就是艺术的功用了,今日中国还有吴道子吗?即使吴道子再现,谁又怕地狱?苏东坡就见过《地狱变相图》:“观地狱变相,不见其造业之因,而见其受罪之状,悲哉,悲哉。”宋代人,直至民国人都怕因果,而到了唯物的我们,即使有一百个吴道子投胎重来人间,又有谁怕?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