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意的河流:常作印博客

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

 
 
 

日志

 
 
关于我

常作印,全国优秀班主任,全国十佳教改新星,全国优秀语文教师,全国中学语文优质课竞赛一等奖得主,全国教育科学“九五”科研成果奖获得者。原河南省名师、教师教育专家、教学标兵、学术技术带头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十大教育新闻人物、最具影响力教师十佳教师。系《班主任》《教师博览》《新语文学习》等杂志封面人物,中国教师报、教育时报、语文学习报等报刊重点推介名师。曾在安阳任教十多年,后被北京市人才引进。先后出版《不做庸师》等著作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人吸面条的声音足以让外国人震惊  

2011-11-13 15:17:58|  分类: 杂摘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饮膳随缘》 周惠民著 高静芬摄影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10年5月版

听说现在去餐馆,招待问你要喝什么酒,你可不能说“随便”了——因为有一种酒,名字就叫“随便”。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请客吃饭也不是革命,用不着扛着绷着;既然不好随便,不妨随缘。随缘不是随便,那是什么?

这本以“随缘”命名的书,里面一篇文章的题目对“随缘”二字做了最好的解释:“入境随俗,边走边吃”。作者周惠民,是台湾政治大学历史系教授,早年留学德国,便有了在欧洲见识各地饮食文化的机缘。他说有一回在爱尔兰西部度假,租了一户农家住,有次散步到海边,正巧碰到渔人钓回大鲑鱼,以廉价购得一尾。本想用日本吃鱼的方法,做成刺身,辅以山葵、酱油,再将鱼头炖豆腐、味噌;但后来还是照西法整治:去头去骨,切成鱼排,沾粉煎过,放点香料、香橙做酱一浇,配上红酒一杯——如此岂非“入境随俗,边走边吃”的绝佳诠释?

作者的本业是在大学里教欧洲文化史,求学时四处旅游,想必心中有以风景、食物、民风印证学问的盘算。试举一例:“吐司”(toast)一词来自英伦三岛,那里气候湿冷,面包久放,吸了水汽,口感变韧,放到炉中回烤,就恢复香脆,toast就是“回烤”之意,新鲜出炉的不需回烤,就没理由叫做toast了。但我们把一般的面包都称为“吐司”,就是误用。

不过,“随缘”更重要的含义,在我看来,在于一种文化相对论的视角,即是认为任何一种文化都有自己的特征、个性,具有平等的价值,并无高下之分的观点。这条道理不难懂,但这种高下之分却很顽强地植根于许多人心里。海上著名笑话演员周立波有名言曰,“喝咖啡的怎么能和吃大蒜的在一起”,言下之意,身为上海人的他喝惯咖啡,比吃大蒜的郭德纲高级。可见在许多人眼中,吃啥喝啥不是小事,都是文化的体现——喝星巴克的看不起喝雀巢即溶的,喝雀巢即溶的看不起吃大蒜的,吃大蒜的没人可以看不起,只能笑别人“我可是蘸酱吃的,你有吗!”

中西饮食文化之间最著名的分歧,莫过于“吃面条能不能发出声音”。作者回忆他与一位来自四川的化学家应德国同学邀请共进晚餐,“当吴先生以石破天惊般地吸吮面条时,所有德国舍友都瞠目结舌,好像他们的祖先马丁·路德在大雨中被雷震倒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赞美上帝给中国人这么大的肺活量。”晚餐气氛顿时凝重,吴先生告辞后,德国同学七嘴八舌讨论起他的餐桌礼节。作者久居欧洲,但并不以“吃面不宜有声”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他说这只是一种文化的主观价值,可谓说到了点子上。

他后来有一次请外国同学来家里吃中式火锅,事先约法三章,其中便有一条:喝汤宜有声,以示赞美。那情形,大致与阿城在《棋王》里形容的“喝得满屋喉咙响”相似,一屋子洋人稀里哗啦地吃面、咂吧咂吧地喝汤,想来就有点好笑。这条自定规矩也不是没道理的,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到中国人家里做客,这种被西方人视作无礼的举动就摇身一变,成了对主人盛情款待的由衷感激了——这正是对什么是“文化的主观价值”的完美阐释。

还有,筷子与刀叉孰高孰低,恐怕我们都会觉察到这个问题的荒谬:本来无高低,何必惹纷争。不过如果把问题换成以手取食与筷子或以手取食与刀叉的对比呢?你是不是认为以手取食至少稍微落后那么一点点,哪怕只是一点点?

那也未必。就使用人数而言,当今世界大约有四十二亿人口以手取食,雄踞餐具排行榜第一名(如果手也算餐具的话),第二名才是筷子,十二亿;就历史渊源而言,欧洲贵族用刀叉吃饭,还不到三百年,平民更是到了二十世纪初才学会,筷子当然古老得多,但又如何比得上用手呢,人一会进食就会用手了;就算要比使用者的身份,中意用手解决的代表人物也有“太阳王”路易十四,跟谁比都不寒碜。

因此,作者为吃狗肉辩护也就可以理解了(要声明的是作者自己未必吃狗肉,至少从书中看不出来)。西方人把狗看成宠物、朋友甚至亲人,吃狗肉近乎吃人肉,不可理解。可是作者问德国同学道,“马不是很忠实吗?为何要吃马肉?兔子不是很可爱吗?为何要吃兔肉?”也把对方问得哑口无言。说到底,还是作者引用的那句英国老话最贴切:“一个人的美食,可能是另一个人的毒药。”

不过,话说回来,文化相对论强调“他们”和“我们”不一样,走到极端就是种族主义了。这么看来,在饮食上或许也有某些具有普适性的价值?就像作者,他秉持的是“非礼勿食”,即为“不吃蛇,不吃果子狸,不吃燕窝,不喝虎骨酒,俭约为尚”。谁知他在广州赴宴,饭前按我老广的习惯先喝汤,之后才将坛里各色材料捞起,摊在盘子里,以示交代,结果就在这盘子里见到许多鸡脖子一般的小段。那自然就是蛇了。“一时之间,心中五味杂陈,好像持戒多年的老僧破戒吃荤一般,事后虽然并无不适,但从此要对人多一分提防。”

这“四不原则”当然是合理的。但是如何与他那几位广州朋友取得共识?似乎也没有那么容易。看来要在饮食上建立价值认同,难度不比在政治观念上小啊。

  评论这张
 
阅读(69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